讀《活著》有感

2019-06-12 15:17 來源: 本站 訪問量: 487 字號:

 余華的《活著》可以說是眾所周知,作為一個徹頭徹尾的悲劇,起初,我是拒絕的。可是它的影響力以及所獲殊榮——2004年3月榮獲法蘭西文學和藝術騎士勛章;2018年9月入選改革開放四十年最具影響力小說,最終吸引我讀了下去。

 小說中的主人徐福貴是民國時期的一個地主家的少爺,由于嗜賭放蕩,輸盡家財、一貧如洗,窮困之中的福貴因為母親生病前去求醫,沒想到半路上被國民黨部隊抓了壯丁,等他再回到家,女兒已經成了啞巴,母親也病了,家里一點吃的也沒有。

 而真正的悲劇才剛剛開始,妻子家珍因患有軟骨病而干不了重活;兒子有慶因與縣長夫人血型相同,為救縣長夫人抽血過多而亡;女兒鳳霞與隊長介紹的城里的偏頭二喜喜結良緣,產下一男嬰后,因大出血死在手術臺上;而鳳霞死后三個月家珍也相繼去世;二喜是搬運工,因吊車出了差錯,被兩排水泥板夾死;外孫苦根隨福貴回到鄉下,生活十分艱難,就連豆子都很難吃上,福貴心疼便給苦根煮豆吃,不料苦根卻因吃豆子撐死……生命里難得的溫情被一次次死亡撕扯得粉碎,只剩老了的福貴伴隨著一頭老牛在陽光下回憶。他的親人因為天災人禍先后離他而去,讓他孑然一身地活在這個世界上。

 看完后,并沒有想象中那么歇斯底里的傷痛,一切都是那么自然、那么平淡。雖然空氣中處處彌漫著絕望,精神的支撐似乎隨時會被瓦解,會在眨眼間煙消云散,但福貴沒有抱怨,他依然保持著對這個世界的友好,他依然維持著他和命運的友情。這才是《活著》想告訴我們的:生命中其實是沒有幸福或者不幸的,生命只是活著,靜靜地活著,有一絲孤零零的意味。

 

(新入職員工 任偉麗)

头数公式规律